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

第六十一章 翻盘?炫技(求月票)

作品:娇宠令 编号:3223936

    婚书是假的?

    顾明暖凭婚书是松香墨书写断定婚书是假的

    堂上的杨指挥使,堂门口的百姓齐齐被震傻了,怎么可能?

    戳破柳澈伪造婚书的骗局,不是因媒人,不是因为生辰八字不对,更不是因双方祖父母姓名不妥,而是因为书写婚书的用墨?

    简直骇人听闻,太让人震惊了。【最新章节阅读.】

    何况松香墨牵扯到墨王。

    墨王可是宗室远亲,身上流淌着楚太祖的血,他同寻常的制墨匠人大不一样,柳澈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墨王盗取他研制的松香墨。

    松香墨是楚帝宠妃宁德妃赐名,又有楚帝亲笔所提的匾额在,柳澈的小肩膀根本扛不住这两座大山。

    杨凌盯着顾明暖良久,“婚书是用松香墨所写?本官怎么看不出?”

    “顾明暖,你为悔婚真可是无所不用,你凭什么断定婚书所用墨砚是松香墨?”

    柳澈恼羞成怒,咬牙切齿且面目狰狞,“你以为牵扯到墨王,牵扯到陛下和宁德妃娘娘,就能证明婚书是假的?以为我会怕你?单凭字迹,你就能看出所用的墨砚?你可不是神人”

    相比较柳澈的焦躁慌乱,顾明暖一如既往的从容镇定,不过清丽的脸庞蒙上一层令人敬而远之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你做不到的事儿,不代表我做不到。我就是能从墨迹上辨别所用的墨砚,松香墨制作耗时颇多,比寻常的墨砚更好辨认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比柳澈挨上一头,此时旁人却感觉顾明暖无比高大耀眼。

    有才有貌,上得公堂,讲得道理的女孩子配朝三暮四的柳澈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细想方才她在大堂上说得一番说辞,不提婚书真伪,顾明暖就是看不上人品卑劣的柳澈,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倘若她因婚书错嫁柳澈,世人才该扼腕痛惜。色色出众的女孩子被猪拱了

    姜氏眼睛一亮,慢悠悠的说道:“杨大人不如找几块墨写字,让我家暖丫头试试能不能辨别墨砚不同,否则争吵下去也辨不出婚书真伪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姜太夫人发话。本官依命就是。”

    杨凌命衙役多多准备各种墨砚,他同师爷商量半晌,亲自提笔写字。

    姜氏又道:“做好记号,省得有人耍赖,坏了大人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杨凌略觉为难。若让姜太夫人和顾家人做记号,他不放心,也有失去公允。

    “不如让我试试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,一个清如玉石相击,激昂霸道,一个若清泉流淌,涩人温柔。

    萧阳和谢珏互看一眼,又几乎同时迈入大堂。

    杨凌扶额,活祖宗,他们两个都是活祖宗。

    他是谁都不敢得罪的。

    顾明暖着实弄不明白怎么哪都有他们?

    谢珏注定是顾家未来的女婿。出言帮她倒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萧阳呢?

    他不是爱管闲事的人?

    莫非怕给她的八万两银子打了水漂?

    姜氏因谢珏皱眉,看向萧阳时又多了一抹的复杂,有不悦,有警惕,亦有一丝的欣赏。

    在年轻一辈中,无人能同萧阳比肩,他的出色不是因为他姓萧,可不意味着姜氏乐意让顾明暖同萧阳有所牵绊。

    无论是静北侯萧越还是殷茹,姜氏一万个看不上

    “谢顾两家有婚约,谢公子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萧阳声音慵懒。走到书案前,杨凌畏惧于他,镇定的说道:“本官同萧指挥使一起做记号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柳澈翻盘的唯一希望,萧阳态度不明。杨凌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萧阳提笔问道:“你认为她做不到?”语气颇有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说。”杨凌理智上认为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做到

    谢珏失落之色一闪而过,向顾明暖信任般点头,“我压你赢”

    他肯定的语气,必胜的话语有让人信服的力量,萧阳提笔的手微顿,顾明暖和谢珏之间肯定有他所不知的默契。

    到底是何原因让洁身自好钟情于顾明菲的谢珏时刻关注顾明暖?

    他心里咕嘟嘟冒着气泡。手指几乎掰断毛笔,陌生的感觉让萧阳本能的讨厌谢珏

    朝三暮四的谢珏竟还敢勾引顾明暖?

    就算谢珏讨好姜太夫人,比他更得顾衍看中,谢珏也娶不到顾明暖

    桌上摆放了杨凌所能找到的所有墨砚,为增加辨识难度,杨凌找得墨砚多是相近的。

    他催促面色阴沉的萧阳,“萧指挥使可以动笔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顾明暖背对写字的萧阳,全然不去看他用那块墨砚。

    百姓纷纷称赞,“好”

    不管顾明暖最后能不能猜中所有的墨砚,她光明磊落的举动让人心升敬意。

    萧阳想了想,在一般无二的纸张上书写《诗经》之《关鸠》,用每一种墨砚写了十余首关鸠。

    笔迹一般无二,写到最后一首时,萧阳似有所思,白釉般脸庞隐约显现一丝顿悟。

    他放下毛笔后,把在纸张角落里标明序号的宣纸递给杨凌。

    衙役把放着墨砚的桌子撤到顾明暖看不到的地方,姜氏让钱嬷嬷注意衙役是否偷换墨砚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可以转过身了。”

    杨凌如今已经骑虎难下,硬着头皮把一叠宣纸递给顾明暖,瞥了一眼面色时阴时阳,隐有崩溃之兆的柳澈,他暗道一声倒霉,只怕婚书是假的

    只能盼着顾明暖没有神乎其神的技艺

    据说世上只有墨王能做到凭墨迹辨别墨砚,可谁都没亲眼见过。

    顾明暖不过十五,就是从生下来辨识墨砚也做不到

    毕竟墨王终生同墨砚打交道,早已年过半百。

    顾明暖先熟清楚纸张数目,道:“十二张?难为杨指挥使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齐墨砚。”

    已知的墨砚种类除了专供楚帝用的帝王墨之外只有十二种。

    杨凌为难一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子,真是有够无耻的,百姓不由得发出嗡嗡的不满声。

    同情弱者是人之本能,虽然顾明暖不需要同情,但大多人愿意看到弱者逆袭。

    以墨迹辨别墨砚的事百年未必能出一桩,衙门门口的人越聚越多。他们都盼顾明暖赢

    杨凌不至于因顾明暖一句话下不了台,面上讪讪的,故作姿态清咳一声,“墨砚足够多才能验出真才实学。也可避免有人非议顾小姐运气好,本官一向公允,对原告柳雷柳澈负责。”

    萧阳弹了弹手指,慵懒回道:“杨指挥使认真负责,我定当承禀陛下你对柳雷和南阳顾氏嫡裔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“萧指挥使你……”

    杨凌脸庞煞白。楚帝对姜太夫人极是尊重,而柳雷……不过是混血的汉人,因为过去的遭遇,楚帝对混血汉人缺乏足够的信任,应该说他只相信曾经助他脱困的人。

    对柳家和顾家一视同仁就意味着偏帮柳家

    顾明暖惊讶萧阳连向楚帝打小报告都会了?实在很难想象目中无人高冷的萧阳怎么向楚帝打小报告。

    别得她到是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谢珏蹙紧眉头向右边横移一步,站在顾明暖正后方,他挡住了大堂外的某道投在顾明暖身上的视线目光。

    萧阳向外看去,是宁侯二公子李玉?

    痴迷依恋盛满李玉的眸子。

    大堂门口,李玉只能看到如劲竹的谢珏,又因为周围人挨人。人挤人动弹不得,他哪怕垫起脚尖都看不到顾明暖,紧紧抿着嘴唇一丝沮丧涌上心头,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频频在意顾明暖。

    按说她对他的冷漠疏远,他也应该疏远顾明暖才是,偏偏他舍不得,拼命想靠近她。

    大堂中顾明暖自然不知李玉的心思,捻起第一张宣纸,看清楚萧阳写得诗词?

    萧阳这是何意?

    前生她听说萧阳是铁石心肠,不为女色所动。

    他还会写诗经.关鸠?

    在楚国习俗中。男子对女子表示好感大多用关鸠的。

    顾明暖向他看去,萧阳一样目若晴空,姿态慵懒……许是她想多了,他不明白这首诗经的意义。

    站在萧阳身后的兄弟两人对视一眼。装作没看到主人耳根子红了

    顾明暖敛住心神不再为外物或是外人所扰,修剪得很好的圆润指甲碰触宣纸的字迹,鼻子凑近轻轻闻了闻,唇边绽放自信的笑容:“悉如墨,挺久远的墨了。”

    守着墨砚的衙役道:“正确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百姓叫好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柳雷强撑着对柳澈小声道:“她不可能都猜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张是松烟墨。”

    “正确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张是松油墨。”

    “正确。”

    彼此起伏的正确声让柳澈面色越来越难看,杨凌也坐不住了目瞪口呆望向顾明暖。真有如此神人?

    柳澈见顾明暖拿起最后一张宣纸,气急败坏的念叨:“猜不中,猜不中。”

    顾明暖想了半晌,抬起亮若星子的眸子,“最后是松香墨,没想到杨指挥使舍得用御赐的墨砚。”

    衙役高喊正确的声音刚一落地,此起彼伏的掌声响彻云霄,百姓们大呼过瘾,鼓掌很有节奏感,啪啪,啪啪啪,啪啪。

    柳雷失魂落魄,柳澈却道:“不算,不算我不相信就算你能猜中所有墨砚,婚书也不是松香墨所写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顾明暖,发狂狰狞道:“你一定是运气好或是有人给你通风报信,传递消息。”

    方才他还是被顾衍侮辱轻视的年轻俊杰,如今柳澈让人不齿

    伪造婚书骗婚在前,被技高一筹的顾小姐识破还不认账,不单单是人品卑劣,他根本就是无赖

    “果真是身体里流淌蛮夷羌族血,不尊礼数,卑劣无耻,背信弃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配为人,不配为人”

    柳雷听见这话,双腿直打哆嗦,背信弃义的罪名太沉重了,万一被楚帝听到,柳雷三品将军的头衔一定会被削掉的。

    杨凌啪啪的拍惊堂木,“肃静,肃静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衙役威武的声音压下百姓的议论,杨凌暗恼被柳澈陷害了,“顾小姐神乎其神,厉害,本官佩服。”

    他话锋一转,勉强道:“只是婚书的用墨是松香墨略有证据不足。”

    顾明暖含笑反问,“大人可有证据说婚书上的字不是松香墨所写?”

    她做了这么多还说证据不足,杨凌真是脸皮够厚的。

    “老夫来证明可能取信杨指挥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凌看清来人,面如死灰,闪过绝望之色,“下官见过镇国将军。”

    墨轩的主人,带着镇国将军爵位的墨王现身大堂之上。

    顾明暖纳闷行踪飘渺的墨王是谁请来的?

    冯厂督?

    他不会轻易暴漏同顾衍的关系

    姜太夫人?

    同墨王没交情。

    顾明暖把认识的人都想了一遍,找不出谁这么大能耐把墨王请来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ps:继续求月票,以后增加三十张月票加更一章,战斗到最后

    ...

作者:夜惠美 类型:都市言情

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

您正在深爱上的都市言情小说《娇宠令》作者大人:(夜惠美)为热情网友转载佳作,本章节为《第六十一章 翻盘?炫技(求月票)》,章节编号:3223936,热情网友转载力推之书必是有足够的推荐理由,娇宠令让您也接触到这样一本好书。通过百度搜索昵文阁好好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s://www.58utxt.com


百度推荐区域